欢迎光临!

他的硕大 色老头调教新婚娇妻

07-22 11:03 分类:情感短文

        不过等他看清林羽吐出来的不过是一口唾沫之后,他神情一狞,立马恼羞成怒,厉声道,“好你个兔崽子,你竟然敢吓唬我!”

        “哈哈哈……堂堂的剑道宗师盟长老,竟然被一口唾沫吓成了这样!”

        林羽躺在地上哈哈一笑,声音有些嘶哑的讥讽道。

        现如今他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横竖都是个死,倒不如死之前过过嘴瘾。

        不过话音一落,他眉目一凄,想到江颜,想到未出世的孩子已经一大家人,心里一时间悲怆无比,婉如刀割,纵然有再多的不甘和不舍,也只能饮恨于此了。

        “看我把你的脑袋割下来,你还笑不笑的出来!”

        宫泽暴跳如雷,面色一沉,接着加快速度,冲到了林羽跟前。

        不过他仍旧没敢跟林羽保持太近的距离,估量好自己手中的倭刀足够够到林羽的脖颈之后,他便一扎马步,接着双臂灌足力气,高举起手中的倭刀,狠狠朝着林羽的脖颈斩去,同时大声喊道,“去死吧!”

  宫泽这一刀快若闪电,力道十足,在空中掠过一片白影。

        嗤!

        随着一声刀刃切入骨肉的闷响,宫泽手中的刀刃瞬间斩落在地。

        不过让人震惊的是,他这一刀斩落之后,林羽的脑袋仍旧完好无损,反倒是他握着倭刀的双手已然不见!

        只见他的两只断臂处鲜血喷涌,一股火灼般的痛感瞬间钻心而来。

        而他握着倭刀的双手已经滚落到一旁,两只手仍旧保持着握刀的状态。

        “啊!”

        宫泽微微一顿,接着才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痛感。

        噗嗤!

        就在这时,再次响起一阵刀刃入肉的闷响,宫泽的惨叫声也戛然而止,身子猛地颤了颤,只感觉腹部同样传来一股钻心的剧痛。

        他满脸惊骇的缓缓低下头望了一眼,只见自己的肚子上,此时正伸出半截锋利的倭刀刀刃,鲜血正顺着刀刃一滴滴的滴落到地上。

        宫泽眼睛圆瞪,嘴唇抖个不停,眼神中布满了诧异和震惊,只感觉自己仿佛是在做梦。

        他不是正要用手中的倭刀切掉林羽的脑袋吗,这怎么突然间,倭刀反倒斩扎在了他身上?!

        要知道,这方圆十几公里之内连个人影都没有啊!

        他情不自禁的伸手去触碰了下肚子上的刀刃,顿时传来一股冰冷感。

        这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刀刃,并不是在做梦。

        紧接着这个刀刃倏然抽了回去,宫泽腹部的衣衫瞬间被鲜血染透,他的身子抖了几抖,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和痛苦,接着头一歪,噗通一声栽到了地上。

        “咯噜噜……”

        倒地之后,宫泽嘴中发出一阵含糊的闷响,头顶在地上用力的挣扎着,双腿用力的蹬着地,想要重新站起来,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也已无济于事。

        林羽看到这一幕也同样震惊无比。

        他都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但是没成想电光花火间竟然出现了如此巨大的反转!

        原本身为刽子手的宫泽竟然被斩倒在了地上!


 

        他转头望了一眼,才发现宫泽的背后站着一个人影,手中正握着一把森寒的倭刀!

        林羽神情微微一变,心立马又提了起来,虽然这个人影杀死了宫泽,但是不代表就一定是来救他的!

        但是很快他这个疑虑便打消了,因为那个人影已经丢下手中的倭刀,快步朝他跑了过来,并且急声喊道,“何大哥,你没事吧?!”

        云舟?!

        林羽立马听出了云舟的声音,心头不由陡然一缓,一时间惊喜万分。

        “何大哥,你怎么样?!”

        云舟跑到林羽跟前之后看到林羽苍白的脸色和虚弱的样子,不由间泪湿眼眶,“噗通”一声跪到地上,将林羽的上半身揽了起来,更咽道,“都怪俺不好,俺来晚了!”

        “你来的不早不晚……刚刚好……”

        林羽咧嘴笑了笑,确定是云舟后,浑身紧绷的肌肉陡然间放松下来,这一刻,他提着的心才算是真正放了下来。

        “何大哥,你……你的伤……”

        云舟此时看清楚林羽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和皮肉外翻被水浸泡泛白的伤口,瞬间泪如雨下。

        林羽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救他啊!

        “好了,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

        林羽虚弱的笑了笑,轻轻拍了拍云舟的手,柔声道,“放心,何大哥没事,休养休养就好了……”

        说着他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随后才问道,“你怎么突然又跑回来了?!你手脚上的镣铐呢?!”

        他四下扫了一眼,见云舟就自己一人,不由有些诧异。

        他记得云舟离开的时候,手上脚上都戴着厚重的镣铐的,这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何大哥,您忘了吗,俺会缩骨功!”

        云舟急忙回答道,“那镣铐虽然厚重,但是俺想要挣脱出来,并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一开始俺被他们逼着服了下了一种药,浑身酸软无力,根本用不上力气,所以也没办法从镣铐中挣脱出来!”

        “俺本想着往外走一走,能碰到什么人和车,好借他们的手机给蛟叔叔和龙叔叔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赶过来救你,但是戴着锁链根本走不快,而且这附近太偏僻了,俺走了好久,也没有碰到一个人影!”

        云舟继续说道,“好在俺察觉到自己体内的药力有些减弱了,便运用缩骨功把手脚从镣铐里挣脱了出来,俺实在放心不下你,就返身赶了回来!一回来,俺就听到宫泽说要杀你,所以俺就去坝上捡了把倭刀,在他动手的时候偷袭了他!”

  “看来是我何家荣命不该绝!”

        林羽一边听着云舟的讲述,一边会心的点头笑着说道,“这次你当真是救了何大哥一次!回头我也得好好谢谢角木蛟大哥和亢金龙大哥,多亏他们两人自小教授了你缩骨功,今日才能让你祝我躲过这一劫!”

        他这一次之所以能够死里逃生,真是多亏了这缩骨功,如果云舟不会这缩骨功,那云舟自己都顾不过来,根本不可能返回来救他!

        “何大哥,分明是你救了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