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美女体罚男生舔内裤 强劲春药按摩高潮

07-22 10:45 分类:情感短文

      这也难怪,经历了一场生死,命悬一线,寻常人早就已是心力交瘁,小乞丐也不例外。

        “有人想要困住这个镇子的人。”

        吴敌淡淡说道。

        轩不智点头,走了两步,皱眉道:“是什么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吴敌沉吟片刻:“别忘了,隔壁菏泽镇还有僵尸,如果滕华镇被困住,这里的所有人,迟早都会成为那僵尸的食物。”

        轩不智也隐隐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真是有人布下了这乱坤大阵,这岂非就意味着,有人在帮助这僵尸?

        轩不智眼皮轻跳:“会不会是那僵尸做的?”

        吴敌看了他一眼:“你觉得呢?”

        轩不智叹了一口气,从老镇长和小乞丐的表述,以及苏云的伤势来看,那僵尸目前还并没有如此强大的法力。

        甚至可能连灵智都还没有回复,只能以普通的手段去吸食人的血肉,用伥鬼来帮助自己壮大。

        如果那僵尸已能掌握乱坤大阵这样的精妙阵法,又何必多此一举?

        它直接飞来滕华镇,便可以大杀四方,随意掠夺血肉,何必这么麻烦。

        显然,眼下那僵尸并未有这样的力量,唯一的可能,也是二人最不愿看到的可能。

        那就是有人在帮助这僵尸,要将滕华镇所有的人困死,献祭所有人,令那僵尸壮大!到底会是什么人,做出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

        二人此时自是不知,而一番苦战,轩不智的法力也消耗过大。

        至于吴敌,救回了苏云,他体内的法力早已是空空如也。

        二人有心想要探查究竟,但终究是无力。

        只能等待法力回复一些,再去看看这乱坤大阵的源头,到底是什么。

        一路无话,三人回到了镇子上,老镇长早已在镇口焦急等候,见三人回来,立刻喜不自胜的迎了上来:“怎么样,两位少侠,大雾已除,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镇子了?”

        老镇长自是不想让滕华镇上演隔壁菏泽镇的惨案,所以他才会在镇子里的人之中出现异常时,号召大家离开。

        而他反倒是最后一批离开镇子的人家,足以见这老镇长对镇子的感情。

        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他也不会想离开。

        可人命关天,再加之菏泽镇蔓延来的惶恐,让这距离菏泽镇只有不到三十里的小镇人心惶惶。

        老镇长也不得不背井离乡,举家带着老小离开。


 

        只是这一场大雾,却让老镇长一家迷失,无法走出,最后兜兜转转,又回到了镇子上。

        “大雾已除,但依旧无法离开镇子。”

        轩不智叹了一口气,轻轻说道。

        老镇长一惊:“怎么会……”吴敌看向老镇长,点了点头问道:“我看镇子里多少不少人气,老镇长可有统计,到底有多少户人家回来了?”

        老镇长点头,叹息道:“老朽数过了,尚有四十几户人家无法离开,约莫有两百多人。”

        他脸上带着几分焦急之色。

        如果众人被困在滕华镇无法离开,下场恐怕不会比菏泽镇好多少。

        轩不智闻言,先是一愣,旋即皱眉道:“老镇长,这些人之中,最早离开镇子是在什么时候?”

        吴敌也看向老镇长。

        老镇长沉吟片刻,半信半疑道:“我记得好像是老张家最早离开吧,是在十天前!”

        二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十天前,这也就意味着,至少在十天前,这乱坤大阵就已布下。

        知晓在老镇长口中,再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二人朝着小乞丐的家院走去。

        吴敌突然停住脚步,看了轩不智一眼。

        轩不智古怪的看着他:“你想到了什么,直接说罢。”

        吴敌脸色微微凝重,突然出手,轩不智反应不及,吴敌已在小乞丐身上点了穴道。

        “你做什么!”

        轩不智怒视吴敌。

        吴敌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我只是封印了小家伙的耳窍与眼窍。”

        轩不智闻言,知道吴敌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推测,不想让小乞丐知道。

        虽然小乞丐此时已睡去,但谁也不敢保证她会不会突然醒来。

        所以吴敌做了这样的措施。

        轩不智问道:“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吴敌四下看了看,聚声成束:“十几天之前,一个滕华镇的修士,在镇子外布下了乱坤大阵。”

        “滕华镇,修士……”轩不智一惊,看向吴敌:“你是说……苏云?

        !”

        苏云是修士的这件事,没有人知道,如果不是吴敌为苏云做了细致的检查,恐怕也不会发现。

        而十几天前,苏云还未完全倒下,虽然已极度虚弱,但那时候的她依旧有能力,布下这样一个大阵。

        吴敌叹气:“滕华镇总不会还有第二个隐藏在暗处的修士。”

        “可……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轩不智心有不甘,虽然他极力想要否认这种猜测。

        但他也十分明白,刨去一切不可能,身下的再如何不肯相信,那也有极大的可能。

        甚至,这就是事实本身!

  化外,离去飞绝峰不知多少千里。

        一处看似祥和平静的峡谷之内,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可无数的野兽仓皇逃出,仿佛背后有什么催命的恶鬼在追赶,头也不回的疯狂逃出这个峡谷。

        咚……咚……大地也在剧烈的颤动,山崖之上那些本就不牢固的巨大山石,顿时滚落下来。

        似乎在峡谷之中,有两只苍龙在角力,每一次争锋,带来的震撼都不下于一场小型地震。

        原本万里无垠的晴空,也很快就聚集起无数的乌云,雷霆翻滚。

        偏偏这雷云只是笼罩了峡谷方圆十几里的地界,其余地方依旧如常,阳光斜斜的从云层边缘倾泻下来,有如一柄柄金黄色的利剑,煞如末日景色。

        “嘶嘶!”

        不多时,一头直径足有两丈的巨蟒,猛地飞腾起来,巨大的头颅高高昂起,口中发出嘶嘶的吼叫声。

        “想跑?”

        一个清脆的女声,后发先至,而后一道白色的靓影从下方追击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