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按捏乳头 能不能拨出来在上课呢

07-22 10:24 分类:情感短文

         赫连烈又命人拿来了药膏,为江柔涂抹脸上的红肿。

        江柔乖乖的坐在沙发上,唇角含着笑意,抬眸望着他。

        这原本美好的画面,很快被打破。

        赫连烈不经意的扫过她的脖颈,看到上面青紫的痕迹,突然脑海里闪现过,刚才江以宁说的话。

        ——她脖子上有两枚吻痕。

        吻痕?

        他这两天不行,压根没跟她进行真正的亲密关系。

        哪来的吻痕?

        赫连烈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手往下滑,落在了江柔的脖颈上,将她的衣领向下一扯。

        更多的吻痕暴露了出来。

        江柔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脖颈。

        赫连烈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眼神冷冽道,“这是怎么来的?”

        江柔顿时呼吸困难,艰难的说:“你听我解释……”

        “好啊,你给我解释清楚,否则,我今天就拧断你的脖子,让你再也说不出一个字!”赫连烈松开她,重重的把手里的药膏,丢在了地上。

        咚!

        药膏滚落地面,翻滚向前。

        客厅里的气氛瞬间降低到了冰点。

        江柔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宛若修罗的赫连烈,心里乱成了一团麻。

 刚才江翠花太脑腾,以至于她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江翠花的身上,压根没注意到吻痕一事。

        现在被赫连烈抓住了,自己要是不能给他一个完美的解释。

        怕是要命丧当场。

        而坐在她对面的赫连烈,翘着二郎腿,手里把玩着枪支。

        目带愤怒的盯着她。

        见她许久都没说话,他冷笑道:“还没想好,怎么编故事给我听?”

        江柔垂眸:“你心里已经给我定了罪,不管我说什么,你肯定都不会信。既然如此,你索性打死我好了。”

        她阖上了眼帘,做出视死如归的模样。

        “你以为我不敢?”赫连烈拿枪站起来,走到她跟前。

        将枪口对准了她的脑门。

        江柔微微颤抖着身体,道:“你当然敢!这世上,有什么事,是铁石心肠如你不敢做的?”冷笑了声,她说,“死在你手里,总好过死在别人手里。你要杀赶紧杀,不要耽误工夫。”

        赫连烈扣在扳机上的手,缓缓地下压。

        可在子弹即将出膛的那一刻——

        他又停了下来。

        “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痛快。江柔,要么给我解释清楚,要么我折磨你至死。”赫连烈沉声道。

        江柔听到这话,却暗暗地松了口气。

        她在赌,赫连烈对自己有感情。

        倘若他对她没有丝毫的眷恋,刚才肯定直接杀了她。

        但他没有……

        这证明她还有机会翻盘。

        江柔面上惨然一笑,“你还是杀了我吧,我不想让你痛苦。”

        “我所有的痛苦,都是你给的!”赫连烈怒火中烧,扣住她的肩膀,道:“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解释……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不珍惜的话,以后,我都不会再听你的话!”

        说完,他狠狠地甩开江柔,仿佛在丢什么脏东西一样。

        江柔眼泪簌簌的掉落,攥紧了手心,道:“是……蒙达强迫了我……”

        “蒙达强迫了你?他有那胆子?!!”赫连烈不信。

        蒙达是他的老部下!

        他深知蒙达有些好色鲁莽。

        但若说,强行玷污他的女人,给蒙达十个虎胆,他也不敢!

        “江柔,你别跟我胡扯!”

        赫连烈大怒道。

        江柔站起来,和他平视道,“你看,我说了,你也不信,何必逼着我说?”

        赫连烈冷笑。

        江柔擦了把眼泪,“之前,你受了重伤,我迫切的想见到你。蒙达趁人之危,向我提出了要求。他说,可以放我进去,但我必须顺从他。”

        “而且,他言谈中,还隐隐的透露,只要你死了……他就能取而代之,成为新的领导。我一个人势单力薄,又怎是他的对手?他录下了视频,每次都威胁我,强迫跟他欢好……我想过告诉你……可是……你那么痛恨背叛,又怎会原谅我?”

        “我一次次的向他妥协,面对你的时候,还要强颜欢笑,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赫连烈……我每天过的生不如死……”

        “原本,我想着,给你生一个孩子,了结了我对你的痴念。我便坦白这一切,再自我了断。可没想到……你先发现了。这样也好,省的我每天提心吊胆的。”

        话说完,她冲上前。

        抢夺赫连烈手中的枪,对准了自己,要开枪。


 

        赫连烈哪里会顺她的意?

        三两下,便把枪抢了回来,并将她推开。

        “来人!把她关起来!”

        赫连烈冲着佣人大喊。

        两名佣人赶紧上前,扣押住了江柔。

        江柔还在拼命挣扎,“你让我死吧!我早就不想活了!”

        赫连烈不再看她,挥了挥手。

        佣人马上押解江柔下去。

        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了赫连烈,以及管家。

        管家噤若寒蝉。

        他有点怀疑江柔跟蒙达关系暧昧,因为有几次,他都看到了蒙达出入江柔和赫连烈的房间,且一待就是几个小时。

        但他又觉得,这两人不可能那么大胆。

        在赫连烈的地盘上,明目张胆的偷晴。

        便也没多想。

        但今天这么一闹腾,他反倒觉得有可能了。

        正当管家胡乱想时——

        赫连烈抬眸看向他问,“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你一点都没察觉?你这个管家,是怎么当的?”

        管家赶忙谢罪道,“先生,我对此事,真是一点都不知情。毕竟,有人想隐瞒此事,还是很轻松的。”

        拿了江柔的钱,当然要替她说点好话。

        不为别的……

        主要是为了自己。

        毕竟江柔的丑事曝光,赫连烈说不定会查账。

        若是被他查出来,自己收取了五十万……

        怕是会惹祸上身。

        所以……

        管家这话在内涵蒙达。

        虽然赫连烈把江柔看的很重,在家里给了她很大的权限,也赠与了挺多资产,但论实权,当然还是蒙达这个老部下,掌控的更多。

        他想在赫连烈的眼皮底下搞鬼,比江柔可容易的多得多。

        赫连烈眯起了眼睛,“你的意思是,相信江柔说的话?”

        “先生,我不敢替您做决定。我只是觉得,江小姐平日里柔柔弱弱的,看起来不像那么胆大的人。您对她了解的比我多,应该有更英明的决断。”管家拍马屁。

        赫连烈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要你有什么用?滚!”

        管家恭敬地颔首,退出了他的视野范围。

        赫连烈越想越觉得恼怒。

        拿起手里的枪,对准沙发,嘭嘭嘭!

        连着开了三枪!

        沙发里的棉絮状物质,飞了出来。

        他再次喊人,“马上把蒙达给我叫过来!”

        “是。”

        ……

        蒙达从赫连烈的家里出来,办完了一件事。

        正想找个地方,放松一下。

        电话却在这时响起。

        他拿起来,问:“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