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班长把那两个奶拿出来给我

06-02 09:34 分类:情感短文

         正骨的疼,楚毅早上才刚经历过一遍,现在再经历一遍,好似没了早上那么痛了,那种死去活来的感觉仿佛都减轻了一些。

        楚毅还暗自在心里庆幸,这点痛,他抗一抗也就过去了。

        然而,楚毅想得还是太天真了。

        正骨是没有那么痛了,但是拉筋的痛却比正骨的痛要痛上百倍千倍。

        “唔!”楚毅眼睛暴凸,整个人都疼到痉挛起来。

        “按住他的腿,别让他再伤了腿。”

        楚老三立马往楚毅身下压了压。

        楚老二就需要更用力的控制住楚毅的上半身。

        楚凡见状,干脆双手抱住了楚毅的脑袋,两只小手压在了楚毅的肩膀上帮楚老二分担一些。


 

        疼痛一点一点侵蚀着楚毅的脑袋,原来早上的疼只是开胃小菜,原来时间上竟还有这样的疼。

        疼到他恨不能立时就死了去。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他有一个那样的母亲,就算手好了,以后考了科举做了官也改变不了他有一个那样不入流母亲的事情。

        人家或会背着嘲笑他,也或就直接当着他的面嘲笑他。

        活着好难啊!

        为了学堂,他日日苦读,就算不能科举考试也从未松懈下来半分,只为让学堂立稳脚跟,只为让人看到他虽然残废了但他的的确确不是一个废人,他能做的还有很多。

        但他也忘不了他从孩子们口中无意中听说的那些话,那些如刀子一样扎在他心尖的痛。

        那么累,这么疼,倒不如死了好,死了就一了百了了,死了就没有痛苦,没有烦恼,没有梦里高头大马上身着状元服的楚凡了。

        楚凡瞧着楚毅的眸子从原来光亮到一点一点暗淡下去。

        此刻的楚毅就像一块一点点失去生机的老树皮一样。眼皮开始大了,无力地下垂,瞳孔也开始涣散,脑子里嗡嗡嗡的想了许多又好似什么都没想。

        这样的楚毅让楚凡心头陡然生出恐惧来。

        “大哥,你要坚持住,你不能晕,你忘了你刚才答应我们什么了?”

        楚毅无力的掀开眼皮看了楚凡一眼,又慢慢耷拉下去。

        二妹有本事,不用惦记的。

        这怎么还一说更耷拉了。

        楚凡收回按在楚毅肩头的手,双手捧住了楚毅的脸,手指在楚毅脸上捏了捏。

        “大哥,我都没想过,原来你皮肤竟是这么好的,光滑细腻有弹性,摸起来就跟豆腐一样。”

        正要晕过去的楚毅:“……”

        等等,二妹夸他皮肤好,像豆腐一样,那不是形容女子的吗?

        楚毅耷拉的眼皮睁开了一些,楚凡一看有戏,再接再厉道:“大哥,你皮肤这么好,比女子的还好,以后娶的大嫂万一还没有你皮肤好怎么办?”

 “胡,胡……说。”

        楚毅煞白的小脸染上了红晕,有气无力的反驳楚凡。

        他哪里皮肤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