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连在一起放在里面一整天- 楼梯上h辣

02-02 12:21 分类:情感短文

 王桃花惊住了,想不到陈哈子还会这一套,看来平时他那种装的单纯的样子都是假的。王桃花正想骂出口,就被身下的男人翻了个身,重重的体重压过来。

秦受埋头在她的脖子里,他的鼻子里都是迷人的体香。

他一边享受着,另一只手一边慢慢的褪去她的衬衣,从上至下。

白天的时候只能看看,连碰都没有让碰几下。现在却能随心所欲,秦受的心里激动又兴奋......


 

“桃花姐,接下来我要按摩你背上肾俞穴、脾俞穴、大肠俞穴,需要把你的衬衫暂时脱掉。如果不脱的话,是没有办法按摩的,你觉得方便吗?”

他委婉的语气很让王桃花满意,王桃花抬眸抬眸笑着点头。

王桃花起身,锁骨下面的的风景又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她低头正要解掉她的衣扣,秦受忙制止,说:“我刚刚给你揉了后溪穴和阳谷穴,这些穴位都在手上。刚刚按摩好,不能用力,要不然我刚才就白费力气了。要不我帮你吧?”

秦受的语气温柔,装得善解人意的模样。王桃花惊叹,他居然如此温暖,比那些什么也不懂的臭男人好多了。

王桃花泛着一丝红润,娇软的声音说:“好!”

她低眸,睫毛细长的盖住眼里的春色。

她盘腿坐着,黑色皮裤莫名的吸引他的注意力。眼神上移,看着她白色衬衫里的黑色内里里面风光无限。

他迫不及待的伸手过去,慢慢的触碰到她锁骨附近那颗纽扣。轻轻解开这一颗,又是下一颗。

王桃花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肩膀,他的手指头大面积触碰到她的温软肌肤。

真想直接扒开,好好把玩。理智战胜了他,要步步为营。

终于解完最后一颗扣子。

他伸手到她的香肩,想替他褪去衬衣。

衬衣随着他的手慢慢滑落,王桃花与他面对面,近距离的看着彼此的脸。她的俏脸上晕晕的红色,轻轻抿了一下唇。

忽然,她没有坐稳,一下扑到了他的怀里。

“我刚刚没有坐稳。”她的声音慌乱,却没有推开他,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的不小心。

秦受得意,伸手扶着她的后背。一阵冰凉传来,光滑又凉爽,好像在抚一块玉。

他的身体不争气的燃气一股火,忍不住多抚了几下。

“你的肩带会影响我按摩的。”

秦受试探的说,到这一步已经很满意了。剩下的,就看她自己的意愿了。

“我自己够不着。”

王桃花抬眼,看着他。她的意思就是在告诉他,她的肩带在后面,自己够不着。

秦受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村里出名的美女,就在自己面前被自己医治。他真的太感谢师父,教给他这些医术。虽然自己没有学到师父的那个境界,不过已经很满意了。

他手指绕在她的肩带间,缓缓的替她解下。

“好了,你趴下吧。”

他忙瞟了几眼,要不是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他简直要直接伸手附上去。

王桃花趴下,那风光再次泄露,秦受的眼睛望着,眼神迷离。

因为这次要按摩的穴位都在背上,他坐着不能按摩,站着又不能很好的施加压力。

征得王桃花的同意后,他爬上了床。双手放在她的后背上,两拇指叠加分别按压被按摩者的肾俞穴、脾俞穴、大肠俞穴。

因为这里的穴位离腰最近,秦受按压的时候,扯到她酸痛的筋骨,她发出一阵阵轻轻的声音,久不绝耳。

手不停的在她的背上游走,虽然不及前面,却也是一番天地。不过,前面的风景更是让他向往。

按到她的腰部的时候,那是最重要的一个部位,需要的力度也会比之前更大。

她的小蛮腰在自己的手掌中,来回的摩挲着。

在附上她的腰的那一刻,他多想就将她翻过来。

我秦受按摩得累死累活的最终就给你按按背部,按按手指头?不行,得想个办法,不捞点油水不行。

他累得头上淌着密密麻麻的汗水,终于忍不住开口:“后面差不多了,不过前面还需要一些火候。我累得不行了,需要躺着。”

秦受又一次试探性的问道,可是王桃花好像不是很在意,反而很爽快的答应了。

她起身,平躺的在床上。与秦受对视的那一刻,她假装害羞的笑了。

这个女人,看来非同寻常。秦受又想起她刚才所说的,自己被陈哈子扭伤了腰是否真的是事实。

他眼神迷离,双手先是在锁骨那里揉了几下,慢慢向下。

指腹被那里给弹了起来,一阵温热从掌心传到心窝。

缓缓向下,她皱着眉头,轻轻的哼气。

“嗯……小秦,你……你的医术好像还可以,我的腰没有刚才那么酸了。”

空气寂静,她想找点话题说。

“是吗?”他刺心的声音传到她耳朵。

秦受的医术对待她这样的小伤小痛绰绰有余,更何况还有不同一般的待遇,他就算免费医治也很开心。

他躺在一旁,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告诉她各种穴位的功能和位置,告诉她很多专业的养颜方法。

他漫不经心的把平日学的一些皮毛有一句没一句说出来,王桃花随便听听还可以。要是师父听见,估计又得骂他不好好学医。他心一直放在她的身上的每一处,还有关键的位置。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起身。老规矩,他很紧张的告诉她不能用力,于是又帮她把衣服穿上。

显得自然又贴心,成功掳获了王桃花的好感。这下,王桃花对自己一定会比平时更加的热情了。

“桃花姐,你刚才说过,陈哈子欺负了你,害你的腰扭伤了是吧?”

秦受关心的问,其实他的心里很疑惑。

“是啊,你别看他个字不高,瘦瘦的,其实……”

王桃花叹气,斜靠在床沿,那样子很美!

“我去帮你讨回公道。”

如果陈哈子真的害的她扭伤了腰,还图谋不轨,那秦受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这是他赢得王桃花好看的一个大好机会,他深知,在王桃花那种美妇人眼里,好的男人多不缺他一个。


 

她一向强势,居然还被陈哈子扭伤了腰?更何况陈哈子个子不高,人也瘦瘦的,怎么也不像能扭伤她的。罕见!

秦受灵机一动:“原来是腰扭伤了,来啊,我最擅长治跌打损伤了,十几年的老中医。”

秦受笑着跑过去,狡猾的笑着。

“谁还不知道你,不过是和师父学了几年,就自称十几年老中医了?”

王桃花的声音高昂,带有几分讽刺。

“你要是不信,就试试!”

秦受虽然早就认识了她,不过一直没有机会给她治病,每次都是远远的看着她如火一样却不能靠近。

“都怪陈哈子!”

王桃花不停的抱怨。

他安抚王桃花,“医者仁心,你这样子怎么行呢,走我带你进去。”

扶着王桃花,她身上的味道扑进他的鼻孔,实在太香了。

和赵萌萌的清甜香味与众不同,但是他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