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在外打工和妈住一起 别人都叫我妈宝男

06-04 10:38 分类:短语短句

 小杨,今天阿姨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快拿出来和我们分享一下!”旁边的工友一个个都凑上来,准备刮分我的午餐。

 

想想上次饿肚子的教训,我迅速捂住盖子,把饭藏起来,要是让他们看见我今天中午吃的是红烧排骨,那还了得,不得一会儿就给我夹没。

 

他们看到我的动作,心知今天是吃不上我的饭了,于是一个个又撇了撇嘴坐了回去,我这才放心的打开盖子吃饭。

 

但是看着手里的饭,我又觉得没了胃口,看着身边一个个狼吞虎咽的工友,我在心里不止一遍的后悔当初怎么会手贱碰罗然那个混小子的东西。

 

害得我被我爸惩罚,被发配到这工地上搬砖,还得顺便监督工程进度,防止猫腻,我真的是后悔死了,于是我就把手里的饭当成是罗然,一口口咬牙切齿的吃了下去。

 

我身边的这些工友大多都是外地来打工的,没有什么文化,只关心自己今天挣了多少钱,月底老板会不会发钱,今天中去吃什么。

 

他们向来是上头说什么,他们做什么,就是一伙老老实实的“打工人”,所以看见我这个年轻小伙子的时候,他们显得特别惊讶。

 

在外打工和妈住一起 别人都叫我妈宝男

 

因为我看起来生活的应该不错,至少不应该是来搬砖的身份,于是我就说被朋友骗光了钱,还被毁了名声,现在只能外出打工赚钱了。

 

他们这才接受了我的身份,但是不久之后他们又怀疑了我,因为我每天中午并不像他们一样吃着工地的统一盒饭,我都是自带饭菜。

 

因为上高中的时候把胃给作坏了,一直吃不得重油重盐的东西,所以我的饭菜都是家里的阿姨做,一开始我爸还没少讽刺我,说幸亏我有个有钱的老子,要不然还真的养不起我,其实就是在变相的夸他自己。

 

所以这次被我爸发配出来,我妈因为担心我,也跟着我出来了,和我住在一起,当然还有家里的阿姨,给我爸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打电话说不知道是惩罚我还是惩罚他自己,当时给我笑的都直不起腰了,但是没有办法,他说出口的话是不会收回的。

 

所以家里的阿姨一直在给我做饭,工友们第一次问我的时候我刚想说是阿姨做的,但是这样一说不救暴露了,于是我就说是我妈做的。

 

但是自那时候起他们看我的眼神就变了,还时不时的在我面前说什么男人就要独立,就要坚强,不能靠父母。

 

我听的云里雾里的,直到有一次我无意间听见了他们口中的“妈宝男”这个词,才知道原来是他们在说我。

 

我当时就气笑了,他们这些人表面上吃着我的饭,嘴里都是夸赞之词,背地里还瞧不起我这样的人,真是够了。

 

但是我并没有和他们计较,反正我们注定不是一路人,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再过一段时间,等工程结束了,或许我们这辈子也碰不上了,现在计较这些只会伤了和气。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工程结束,我和他们就见不到了,因为我又被罗然那臭小子坑回来了。

 

罗然是我从小玩到大,同穿一条开裆裤的发小,但是我们的关系在外人看来就不和谐多了,因为在他们看来罗然总是坑我,而我应该在心里恨死他了。

 

其实不然,罗然每次坑我,总能找到让我心服口服的理由,我一直觉得这一点很神奇,但是没办法,谁让他比我厉害。

 

其实我们两个都很明白对方是个什么人,我们远比对方的父母要了解彼此,所以即便我们有时一年见不上几次面,但彼此的默契还是在的。

 

其实这次他把我坑去工地也是因为我动了他最喜欢的东西,还失手打碎了,当时我能看出来他没出手揍我一顿已经是他对我最大的忍耐了。

 

没办法,谁让那是他心上人送的呢,好兄弟到底还是比不上好老婆啊,真是悲伤、悲伤啊,

 

而他之所以好心的把我叫回来,就是因为他把心上人追到手了。

 

特意把我喊过来炫耀一番的,我的内心虽然有些酸酸的,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去赴约,看见他和他女朋友浓情蜜意的样子。

 

我在心里深深的怀疑他把我叫过来就是来秀恩爱的,于是我只好装作看不见,淡定的吃着饭,他还是不想放过我,开口:“你什么时候找个女朋友啊?”

 

“呵呵,不好意思,我喜欢的人已经有另一半了,不好意思。”我装作冷谈的回答,其实我在心里也呐喊:我也想要甜甜的恋爱啊!

 

都是因为罗然这臭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