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父亲去世想和妈妈做沟通 她还是拒绝了我的建议

06-02 10:14 分类:短语短句

 小姑,小姑,我又来寻宝了。”门刚打开,一个胖墩就跟个小炮弹似的直面砸来,我看着精力过剩的小侄子,有些头疼。

 

自从得知储藏室堆满了现在市面上已经看不到的玩意儿,这小妮子就隔三差五就往这跑,完全是把捣蛋当成探险的架势。

 

看着小姑娘在房间里又蹦又跳,时不时还嚎上两声,以示兴奋,我头更疼了,索性拉上了房门,眼不见心不烦。

 

“妈,我最近工作有点忙,没有时间给收拾,你的腰也不太好,但是你又不想让别人来收拾这些东西,你看然然这么喜欢,要不你就都送给他吧,正好还能腾出空放其他的东西。”

 

我侧头打量老妈神色,其实我想说这些话很久了,就是一直没有机会说,这些东西大半都和我父亲有关。

 

但我父亲前几年去世了,我妈一直在阴郁的情绪里走不出来,父亲走后我想和妈妈好好沟通沟通,可是每一次还没开口就说不下去了,说白了我们都没有走出来。

 

父亲去世想和妈妈做沟通 她还是拒绝了我的建议

 

正好借此机会假装不经意的提起这件事情,其实我妈对这堆东西更是珍宝得厉害,要不是舍不得责怪妞妞,铁定不能由着她捣蛋。

 

这东西放这儿并没什么关系,平时老人一个人在家挺孤单的,来个人陪陪,也挺好的,只不过想到妈这老胳膊老腿的还要跟着人来疯的妞妞瞎转悠收拾东西,总觉得不妥当。

 

我妈也不说什么,踮着脚尖,想要把架子上面的大铁盒子取下来,吓得我赶紧伸手拿了下来,恍然间才惊觉老妈真的老了,眼角的纹路更深了,脊背不再笔挺。

 

想起小时候每次弓着背走路都会被妈一拳头砸背上,然后立马把背挺得笔直的场景,我的心里有些犯堵。

 

“然然也就图个新鲜,真要给了他,指不定能玩几天寄给忘了,再说平时你哥也忙,把然然放这边来我还能照看着,要是再大些,我可照顾不动了。”妈摸着盒子表面,满眼都是笑意,眼角的皱纹似乎又刻深了些。

 

盒子里放着的大都是些老照片以及我小时候的一些小物品,有好些年头了,基本上都没什么印象。

 

看着妈如数家珍似的把这些东西的来路一一道出,我捏了下微酸的鼻子,心里泛着难受。

 

我是意外发觉在里面还有一张老爸的照片,难怪这上面的东西谁都不允许碰,我这才发觉平时妞妞玩的都是些我旧时的玩具布偶什么的,我完全不知道妈是用怎样的心情摆弄这些物件的。

 

老爸过世得的突然,记忆里的他是个有些严肃的有着大男子主义的男人,还长了张让人相当有食欲的脸。

 

当初问他为什么会选择长相一样的老妈时,他难得的有了笑,然后说:“你妈看着像是过日子的人。”

 

后来我爸得了重病,疼得几宿几宿不能睡觉,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变得茶不离手,每天总是要喝上不少的茶叶。

 

以致于后来每次想起老爸似乎都能闻到那股茶香味,淡淡的,很宁静,有种踏实的感觉,像是爸爸的味道。

 

“你爸以为他拼命喝茶就能够掩饰住他得不能睡着的事实,每次他从厕所出来,我还得装作睡得很沉,那时候我也傻,还陪着他演,才没来得及好好的看看他。”妈仍然笑着,像是想到了什么趣事似的,只是眼底的悲伤无来由的惹人心酸。

 

“妈,这东西咱不送出去了,然然要是再过来,就带他去游乐场玩好了,小朋友需要多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我覆上妈的手,毫不意外地感受到了手下的轻颤。

 

我知道在妈心里这些都不是陈旧的废品,而是一段段充满着温情的回忆,这都是和爸爸有关的记忆。

 

有人说,人生在世几十年,到头来不还是要迈入黄泉,活着那么长有什么意义,其实人活着的意义就在于这个世界上,还有你牵挂的人,还有牵挂你的人,即便你们相隔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