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带妻子第一次交换记忆 我明白了她的孤独

05-29 10:17 分类:短语短句

 我和妻子结婚二十年,拥有一对双胞胎,如今也已经长大成人了,在外人看来,我和妻子是最幸福的一对,孩子长大了,不用太多的操劳,日子过得也不错,没有什么坎坷。

 

可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或许是妻子眼底常年散不开的阴郁,也或许是她常常独自一个人发呆,那种感觉就犹如是我永远走不进她的世界。

 

她从来没有提过一件属于她的伤心事,在我们面前向来都是开心的、幸福的,我很早就发觉了这个问题,那个时候我说:“你可以向我敞开心扉,因为在未来的每一个日子里我都会陪伴着你。”

 

可是妻子只说:“等等,再等等。”

 

这一等就是十年,我曾经也猜想过妻子压在心里的事情是否和岳父岳母有关,但是我始终都无法得到求证,因为我从来就没见过岳父岳母,是的,没见过。

 

对于这件事情我很少向她提起,就是因为害怕勾起她伤心的往事,可是她在这个家庭里有时候表现出来的格格不入和孤独,又让我害怕她会随时离我们而去。

 

于是我大胆地做了一个决定。

 

随着科技的发展,现代有一项技术,可以使两个人交换记忆,这项技术还未投入使用,我知道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就从事这方面的实验。

 

我从他口中得知现在这项技术需要有人来作为实验品实验一下效果怎么样,那个时候的我就有了想成为实验品的心思。

 

因为我想帮妻子解开这个心结,不想让她在如今这个美好的生活里心里还记得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趁着最近双胞胎儿子毕业季出去旅游,我告诉妻子我为她准备了一个惊喜,借此把她带去了实验基地,她还以为是科技馆,参观的时候还笑话我什么都不懂就来瞎看。

 

我只笑笑不说话,没有太理会她的调侃,等她逛累了我带着她去休息,看着她喝完水之后慢慢展现的睡颜,我当时的心情复杂极了。

 

带妻子第一次交换记忆 我明白了她的孤独

 

可是事已至此,想再回头也来不及了,我不知道她醒来后会不会怪我,但是我想,我应该是不会后悔的,就这样,我带着妻子进行了第一次的交换记忆。

 

入眼的天空都是昏暗的,没有一丝丝鲜亮的颜色,到处都被灰黑白充斥着,让我的心不由得压抑起来。

 

这时的我静静的站立在一家福利院门口,我想,这应该就是妻子的记忆了,我缓步走进这家福利院,这时一个小女孩跑了过来,仿佛没看见我一样径直跑向院中的那唯一的娱乐设施。

 

紧接着就是更多的孩子跑出来,这些孩子的年龄都在六七岁左右,身上穿着福利院统一订制的衣服,只不过因为时间比较长了,衣服上都充满了磨损的痕迹。

 

这时候楼梯口有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站在那里,看着院子里玩耍的一群小孩,看起来并没有想过去的样子,我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我妻子小时候的样子。

 

依旧是那么文静,眼底还带着些小心翼翼和渴望,我并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和那些小孩子一起玩。

 

直到随着我的观察发觉,福利院里其他的小朋友犹如有了默契一样没有搭理她,就连老师都不怎么关心亲近她,看着她可怜的样子我心疼极了。

 

渐渐的我知道了这其中的原因,因为有人围着她喊“倒霉鬼”、“扫把星”,从员工的窃窃私语里我知道了这些外号的来由,只是当时的我虽然愤怒,但是无济于事。

 

妻子刚出生时,母亲就因为难产去世了,后来父亲也意外除了车祸,家里只剩下她和年迈的奶奶,只不过随着奶奶的去世,她这个外号就更加深入人心了。

 

亲戚们都不愿意收养身上有“霉运”妻子,就张罗着把她送进了福利院,可是事实证明,一件坏的事情不会因为你换了一个环境而改变。

 

于是妻子在福利院也过上了受人排挤的日子,渐渐的就连她自己都以为自己是个“不祥之人”,慢慢的变得忧郁寡欢,整日里默默无言。

 

直到福利院里来了一对有钱的夫妇,他们无法生育,想领养一个孩子,这个时候那些活泼有心思的孩子一个一个往前凑,唯有妻子低着头站在后面。

 

可是偏偏那对夫妻就看上了妻子,即便福利院的人暗示他们妻子可能有点“特殊情况”,可是那对夫妻不在乎。

 

就这样,妻子被领养了,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那对夫妻对妻子是真的很好,我也看见妻子的眼底渐渐有了属于同龄人的光彩。

 

可是好景不长,就犹如老天爷一定要把妻子的那些外号坐实了一样,那对夫妇的生意越做越差,开始走了下坡路。

 

就在妻子被领养的第十年,这对夫妻彻底破产了,所有的钱都在生意上打了水漂,他们已经没有了东山再起的能力。

 

人在顺境的时候所遇到的任何困难都能被称为小事情,可是在逆境的时候任何一件小事都能被当做失败的借口。

 

就像他们突然想起了妻子的那些外号,于是他们渐渐的冷落了妻子,冷落了他们养育了十年的女儿,犹如一夕之间判若两人。

 

那时的妻子已经长大成人,她很明白自己现在的尴尬境地,于是在含泪写下一封道别信之后就离开了给过她温暖的家。

 

只是没想到一个月以后,那对夫妻跳楼自杀了,生前把剩下的所有的现金和不动产都留给了妻子。

 

可是我和妻子结婚二十年,在最困难的时候我都未曾听妻子提起过那些东西,想来是让她封存了。

 

到现在,我终于明白妻子内心的阴郁和孤独,妻子的记忆就像电影一样一幕幕的放映在我的眼前,可是大部分的时候我感受到的只有压抑。

 

这让我很不开心。

 

在妻子醒来之前,我把她带回了家,看着她在睡梦中还微皱的眉头,我心念一动吻在了她的眉间。

 

妻子啊,这往后余生,就是我来陪伴你了,我会活得长长久久,用我的生命来打破禁锢你内心的枷锁。